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爱上假律师

[复制链接]

375

主题

375

帖子

117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78
发表于 前天 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小澈第一次甩别人耳光,是甩给一个男人的,他身高一米八五,宽厚魁梧,面带英气,如若在古代,人家会说,这后生,眼中带风,一看就是个习武的。
  
  按说,像江小澈这样一个瘦小弱女子,胆敢打他,还真是有点儿不自量力。但是,被气愤冲坏的大脑,总是会指挥你去做点不一般的事情,而这类事情,往往都还具有戏剧性。
  
  诊所门口的袁尊,在得到江小澈那一耳光后,拧紧眉头,江小澈以为他也会给她一下。但他笑了,笑得深不可测,然后说:“江小澈,这事儿到现在,已经由不得你了呢。”江小澈愣在那里,比对面商铺橱窗里模特的表情还呆。
  
  他远去的背影,有巨大骄傲的气场,江小澈知道身处该气场中的他一定在笑,在得意,说不定他在心里早已拨拉开如意小算盘,那算盘珠儿哗哗啦啦在响,跟银子掉进口袋的声音一模一样。江小澈低着头往回走,心里恨恨着,她宁愿认识值勤中最匪气的城管,也不愿认识打着律师事务所的招牌行骗的袁尊。
  
  一个月前的那个下午,她怎么就鬼使神差地捏着那一把收据,晃到了那条巷子,晃到袁尊的门口,还坐在他面前哭诉了一小时?
  
  二
  
  江小澈来这个城市才八天。脸上就长了一堆小红泡,去一家街头皮肤专科门诊瞧,那男大夫严肃地告诉她,这种皮肤病,他从医30年,只见过两次。
  
  他划出一张单,说要验血。验血没事,他又说要凉血——用他那里的喷雾美容机做冷敷。在那里吹了五天冷气后,小红泡是不怎么红了,但还是疼。他有些发愁地说看来得用B方案。可后来是C方案都用完了,她还没见好。他的说法是,这种皮肤病已经发生了病毒变种,他要研究D方案。
  
  江小澈哭着路过公园时被一个大爷看见,大爷起码有80岁了,鹤发童颜,好像会再活80岁似的。大爷热心询问,江小澈说她得了绝症,在等D方案出来前就会与世界拜拜。
  
  没想到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大爷才是如假包换的皮肤科专家,他带她去药店买了两样药,第三天就好了。
  
  原来只是带状疱疹。
  
  江小澈捏着1678元的收据去找黑大夫,说他行骗,要他退钱。他嘴角一歪,拍桌子赶人。
  
  离开诊所后江小澈就去寻求法律援助,不敢进排场大的地方,怕人家懒得理这点小案子,就挑了巷子深处的袁尊。
  
  三
  
  第五遍记过笔录后,袁尊说,按他的分析,那鹤发童颜的老大爷多半是不会挺身作证证明黑大夫误诊的,这样道行高的神仙,只把治病救人放首位,扯皮打官司的事,他不会管。
  
  江小澈沮丧地问那她该怎么办?
  
  他看着她一笑:“闹!”
  
  江小澈问他啥意思?他说:“法律程序太坎坷,我们就来江湖的,你知道医闹吗?”
  
  她吃惊地看着袁尊,怀疑她来此门,到底是进了律师事务所,还是进了街头老大的窝?但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却又那么让她信任,她甚至有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在经过踩点、分析等等后,他们来到那让江小澈恨之入骨的诊室。
  
  可是江湖险恶,不论袁尊使出什么招数、放出什么狠话,那黑大夫始终面不改色、屹立如山,他假模假样地用肥皂洗了手,边掸手上的水珠边说:“笑话,我是被人吓大的吗?”
  
  他给他们看他电脑上的一段视频,江小澈看得真想搬起凳子砸电脑。
  
  因为黑大夫当时说喷雾里用了特殊药品,会让衣服掉色,她真没脑子,就脱了上衣。她甚至还心疼她那件有点小贵的紫色内衣,连肩带也给脱下半截。就是那次,她那含蓄的上半身,被黑大夫偷拍了。
  
  江小澈跑出诊所,袁尊追上来说:“喂,江小澈,别跑啊,我们要出这口气。”她泪眼婆娑地仰望着他问:“都这样了,还怎么出?”
  
  他看着她坏坏地一笑,说:“我们将计就计,他要是敢把视频公开的话,我敢断定,他也就完了。”
  
  江小澈气急得挥手甩出去,他没躲,刚好打在他的脸上,她愣了一下,说:“混蛋,要公开你公开。”
  
  四
  
  就在江小澈想要再求求那位真神仙,求他出个正确的诊断证明时,黑大夫给她打来电话:“江小姐,我已经把你的尊容与一段激情小视频很完美地结合了,你要不要先来看看,如不满意,随时可为你修改。”
  
  她跑去找袁尊,想把她录下的这话放给他听,看能不能成为扳倒无良医生的证据。
  
  当她跑到小巷深处,想要找“真理律师事务所”时,它却不见了,门口堆着沙,像是要翻新门店。
  
  她问一位大叔,袁律师搬走了吗?
  
  大叔看着她,不明白。她说袁尊啊,高高的,有点黑,眼睛不大,但是很明亮,不到30岁,还有他老是穿绿色的T恤,坏笑时就会把手指搭在鼻翼那里……
  
  说完后,江小澈自己都觉得奇怪了,她怎么对这个人记得这么详细?大叔张着嘴一直等她说完,呵呵地笑了:“姑娘你在说我儿子啊,他啥时成律师了?”
  
  原来,袁尊还是在读研究生,一般来说,研究生们因为书读得太多,都光荣地迂腐了,可袁尊例外,他越读越叛逆,他逃课瞎逛,就是不爱呆在学校里。
  
  这间门店是袁尊家的,以前被人租用做律师事务所,退租后,牌没摘。
  
  五
  
  江小澈只有自认倒霉。第二次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可在大律师楼里,她再眼泪滂沱,他们都不相信她会在喷雾美容机前脱掉半截内衣。
  
  江小澈去找大爷,他果然道行高,他笑眯眯地说姑娘,病好了,就是福在了,然后继续笑眯眯地打太极。
  
  走投无路,江小澈最后在网上征求意见,有个网友的意见很独特,她决定豁出去采纳了。她准备好十二分胆量,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小太妹,想要跑去诊所说一句很江湖的话:“你爱咋咋地,老娘一直还遗憾没个机会走走光,这会算是如愿了。”
  
  但当江小澈一脚踹开诊室的门,走向黑大夫办公桌方向时,面前竟是袁尊。他先是愣住,然后朝她竖大拇指,哈哈大笑起来:“江小澈啊江小澈,你果然不同凡响。”
  
  江小澈问他怎么在这里,他指着坐在一旁既是护士又是黑大夫老婆的女人说,他以黑客的身份进入了黑大夫的电脑,竟然发现这男人原来也有情色大料,他跟他老婆的自拍竟然比情色片还过分,他说他要是把它弄到网上……
  
  黑大夫的老婆又哭又闹,黑大夫吓白了脸,赶紧去取了钱,还央求说:“生意不好,只能凑个整数,退那姑娘两千,好不好?”袁尊心里乐着,觉得终于真正的援助到她了,就替她收下了。
  
  跟袁尊吃饭的时候,他讲着这事的前前后后,好几次都让江小澈笑得完全没了淑女范儿,让吃客们的眼光齐刷刷扫过来。
  
  江小澈说:“我们换个地方吧?”他却紧紧地握着江小澈的手说:“不用,小澈,开心就好。”
  
  她低下头红着脸想抽回她的手,他却握得更紧,低下头说:“对不起,我骗了你。”
  
  她笑了,说没有,我很开心。
  
  江小澈说的是实话,这一个多月,她虽然心都吓掉好几回,但江小澈喜欢这种经历,有点小刺激,就像柠檬汽水里的泡泡。
  
  袁尊说他也是,说当江小澈哭着找法律援助时,那决定客串一把律师的想法,简直让他乐得心里开了花。
  
  真是服了袁尊的闹劲儿,吃完饭喝杯柠檬水的间隙,他的脑子里就已蹦出许多好玩儿的小主意,比如一会儿去大桥底下听车轮滚滚,边听边猜桥面上经过的是现代还是奥迪,比如明天去附近一家养殖农场,假装是去参观学习,其实是看有没有机会偷偷捉只小孔雀回来养养……
  
  江小澈又笑成一团,且不再顾及周围的目光,拿她当疯姑娘都行呀。因为刚才袁尊说完偷小孔雀后,还说了一句:“小澈,知道吗?我想做这一切,只因为,我喜欢跟你在一起。”
        白癜风春季预防需注意白癜风春季预防需注意白癜风是什么样的初期症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iscuzX

GMT+8, 2021-2-26 09:06 , Processed in 0.04382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